时短情长忆良师
——怀念杨友运教授

来源:宣传部 作者:地球科学与工程学院 发布时间:2022-04-21 08:41:22浏览:

正是一年春好处。再过几天,426日,就是我们敬爱的好领导、好师长、好同事杨友运教授因病离世三周年的日子了。思及此处,令人不禁心下黯然。

在这三年里,我曾无数次感叹杨老师去世太早,更遗憾很多专业问题还没来得及向他请教。有时,一件普通平常的事也会触动我的记忆,让我想念起杨老师来。

想到学院地质工程专业学生就业面宽、考研率高,被用人单位广泛认可,我想念杨老师。我还记得当年他为学校申请增设这个专业多方奔走的样子。如果他能看到这几年的毕业生不仅被石油行业所需,还在地矿、煤炭、铁路施工、环保等行业各放异彩,该有多好!

西北大学刘池洋教授向学院借阅杨老师的科研专著时,我想念杨老师。《鄂尔多斯盆地西南部延长组致密砂岩储层微观特征》和《鄂尔多斯盆地南部奧陶系生物礁滩分布与油气地质意义》这两本书,是在杨老师过世后,我和陈朝兵老师汇集整理他的代表性科研成果在科学出版社出版的。如今这两本书中的成果已被中石油、中石化、延长油田等石油单位广泛应用到油气田勘探开发实践中。如果杨老师能看到这两本书的出版、科研成果得到应用,不知该多么开心!

看到“沉积学与储层地质学”科研创新团队合影时,我想念杨老师。团队中的魏钦廉老师今年晋升为教授,陈朝兵、罗向荣、田建锋三位青年教师今年晋升为副教授。这条科研之路,杨老师和我们共同走过。如果他能看到这些同事和后辈们在这个领域里的不断成长,成果日益丰硕,会多么高兴啊!

杨老师19591230日出生于陕西富平县,离世时还不足60岁。20062014年间,杨老师担任学校地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这期间,我正担任教研室副主任、实验室主任。杨老师交给我的工作中,不少让我感到棘手和压力。但杨老师与我谈心,鼓励我挑起重担,又从业务上指点我,帮我化解难题。我慢慢领悟到,他是通过压担子来培养年轻人。他既让年轻人放手干,也手把手教年轻人如何干。杨老师非常重视对青年教师和学生的培养。陈朝兵老师提起过杨老师病中还惦记着带学生去看野外露头的事,杨老师的学生尚晓庆也讲过杨老师教她如何通过颜色、透视效果这些细节来更好地展示地质图件的事。

杨老师专业知识扎实,实践经验丰富,学术作风严谨,深受学生爱戴,在业界也享有美誉。有一届学生每次看到杨老师走进教室,就鼓掌欢迎。因为杨老师总能把各种地质现象深入浅出地讲清楚,他理论联系实际的授课方式总让人兴趣盎然,青年教师和学生们都爱跟杨老师一起出野外。油田单位也跟杨老师关系特别融洽,说交给杨老师的科研项目总是特别放心,他对鄂尔多斯盆地的中生界、上下古生界,对石油天然气方面的认识非常深刻,项目总是完成得又快又好。

杨老师不在乎生活条件好坏,一心惦记着他的科研。出野外的时候,他挎个水壶,带点馒头或饼,“温水就干饼”就是他的一顿午饭。在学校的时候,杨老师也常常一碗面就是一餐饭。“回去吃饭太耽误时间了!”杨老师这么说。他日常穿一件普通的夹克、一双布鞋或球鞋,非常朴素。他自己不重吃穿,却常拿出钱来关心学生的生活。他累计为学生提供助研费、补助费数十万元,他说:“解决了学生吃穿上的困难,他们才能专心做科研。”

杨老师生活中最重要的事就是做科研。他常说:“我必须要做科研,不让我做科研我会生病的。”可真生了病,杨老师也不忘做科研。病中他随身携带一个布包,里面是他的项目资料、科研报告——因病他的记忆力减退,他总怕忘记了什么细节,就把材料随身带着。他常常提前吃好止痛药,再召集团队成员开会讨论。好些团队成员都快一年了才知道杨老师生病的事。直到去世前,杨老师也念念不忘未结题的“十三五”国家科技重大专项,他反复叮嘱团队成员:“认真完成重大专项课题,不要给学校丢人!”弥留之际,他已说不出话来,只直直地望着大家,杨老师的爱人常文静老师说:“你放心,他们会把项目顺利结题的。”大家都向他保证,会认真完成课题,杨老师才放松下来。

杨老师1983年毕业于西安地质学院(现长安大学)地质矿产勘查专业并留校任教。1993年来w88优德任教,2006年晋升教授,2013年晋升三级教授。工作三十多年里,他专注于沉积岩石学、沉积学、储层地质及油气勘探目标选择研究,参与了国家六五”“七五”“八五碳酸盐岩油气勘探科技攻关项目以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的研究,参与了九五、主持十五国家科技攻关项目,研究领域涉及鄂尔多斯、塔里木、准格尔、柴达木、二连、四川、松辽等含油气盆地的碳酸盐岩、碎屑岩以及火山碎屑岩,尤其对鄂尔多斯盆地以及周边阿拉善盆地、河套盆地和关中盆地曾进行过系统的盆地结构、沉积演化以及油气分布规律研究,成果有效指导了相关地区的勘探开发。杨老师作为学校沉积学与储层地质学科研创新团队带头人,连续承担主持“十一五”“十二五”“十三五”国家科技重大专项研究项目,中石油、中石化、中国地调局重大项目以及企业横向合作项目多项,并获得过陕西科学技术奖、陕西高等学校科学技术奖等多项科技奖励。

说不完、道不尽。杨老师的去世是沉积学、储层地质学界的遗憾,更是学校地质学科的一大损失。他用言传身教影响着学生和后辈。他的真,他的正,他的诚,将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我们永远怀念杨老师。

文:赵永刚

来源:《w88优德官网报》